海口化工机械网

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化工机械厂家

FF新任CEO毕福康贾跃亭已经不再参与公司融资事务[新闻]

时间:2022-07-06 来源网站:海口化工机械网

美国当地时间9月19日,电动车初创公司法拉第未来(Faraday Futures,以下简称FF)的新任首席执行官毕福康,在FF洛杉矶总部接受腾讯《一线》采访时表示,公司创始人贾跃亭卸任CEO一职后,已经不再参与公司融资事务,而是将工作重心放在打造产品和用户体验上。

毕福康表示,卸任CEO一职后,贾跃亭已经不再参与公司的融资活动,而由自己全权负责融资相关的事务。贾跃亭已经将目前的工作重心放在公司的产品和用户体验上,这也与贾跃亭在公司的“首席产品和用户官”的新职位相符合。

法拉第未来新任首席执行官毕福康

谈到对贾跃亭的印象,毕福康对腾讯《一线》说,他个人“很喜欢这个人”。

“我不管他过去传出了多少负面的消息,但他给我的印象是一个有担当、可靠的人。”毕福康说。

他表示,贾跃亭通过抵押个人的股权来还债的行为让人敬佩,“他在试图重建自己的个人信用。”毕福康说。

在9月3日FF在发布的一份声明称,贾跃亭在过去两年来通过多种方式已陆续偿还超过30亿美金的国内债务,此外,他设立还债信托基金的目的就是为了尽快彻底解决债务问题。

本月初,一直广受关注的电动车初创公司FF对外宣布了一项重大决定: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贾跃亭卸任CEO一职,转而出任这家他所一手创办公司的CPUO(首席产品和用户官),同时,CEO一职有在传统汽车制造行业有着多年丰富经验的德国人毕福康接任。

贾跃亭的离任,意味着这家自成立以来一直风波不断的“新造车”势力,正式进入“后贾跃亭”时代,这家命途多舛的公司,又将迎来怎样的“未来”?

9月19日,FF还组织了一场媒体活动,对外展示了从首款计划量产车FF91的外观、内饰设计、试生产实验工作室等,从公司首席执行官、到设计、量产、电机、产品等负责人全数亮相。

作为受邀媒体之一,腾讯《一线》全程参与了这一次FF自成立以来最公开、透明的活动,不仅试乘了已经配备全部内饰的试量产车FF91,还深入被FF称为“未来实验室”Futuristic Testing Lab(FTL)的试产车间,全面了解这家公司正式量产前的各方面经营状况,FF试图用这样的一次前所未有的活动,向外界宣告:“后贾跃亭”时代,FF的造车故事,还远未结束。

贾跃亭:略有大略,并无雄才

“眼看他起高楼,眼看他宴宾客,眼看他楼塌了。”

谈及雄才大略,多数人习惯将其当做一个词语,但实则可以一分为二看待。何为雄才?那便不是“偏安之才”,也可以说具有面面俱到的能力。何为大略?也许是那与生俱来的“世界眼光”。如要成功,二者缺一不可,略有大略并无雄才之人,往往一生注定悲情。

“让我们一起,为梦想窒息。”2017年,当输的一塌涂地的贾跃亭踏入飞往美国航班,那一刻,何时才能归来已是未知。这位曾经的乐视“帝国”掌门人,为他不切实际的造车梦付出了惨痛代价。

造成此刻的困局,或许是轻视造车行业的艰难,入局后无法从容应对;或许是把PPT造车赋予了太高的格调,一朝露馅就无法自圆其说;亦或许是资金链陷入困境,一环断裂之后就兵败如山倒。

无论怎样,“输”已成定局,至于是否还有逆转可能?只能留给时间评判。而对于贾跃亭本身,也许他就是那种略有大略并无雄才之人,悲情色彩将萦绕其一生。

无法否认的“眼光”

其实,用理想主义、机会主义、追逐利益、思想超前等众多词汇来形容贾跃亭都不为过。贾跃亭可能是一把打江山的好手,但终究无法守好江山。

当23岁的贾跃亭从拥有稳定收入的地税局辞职,那时的他就无法忍受碌碌无为的一生。从涉猎胶印和钢材生意筹得人生的第一桶金,到承包当地运营商基站的避雷器业务,无处不体现他是一个不放过任何机会的“山西商人”。

但仍然不满现状的贾跃亭放弃现有一切,来到北京。毫无疑问,这是一次“对赌”,好在他暂时赢得了这场赌局,“乐视”正是这场赌局的产物。

从2004年乐视成立到2010年达到巅峰,疯狂的扩张烧钱,再到贾跃亭入局造车失败,最终出走海外,一切成为过眼云烟。十几年的时间让乐视知晓,资本是残酷的,也是理性的,最后没能守住的只是山西商人贾跃亭过于膨胀的“梦想”。正是因为贾跃亭“野心”与“能力”的不匹配,造成了最终的失败,但是我们始终无法否认贾跃亭的“大略”。

依稀记得2015年,当“新四化”的概念还未提出,贾跃亭就带领着他的乐视汽车开启了类似“新四化”的征程。从大众、宝马等传统车企挖掘高管,研发三电系统,为造电动汽车打造核心技术;收购易到,布局出行领域;入股充电服务类app,加入充电业务;与北汽新能源、比亚迪合作,在车联方面合作;从百度挖掘自动驾驶技术人员,构建乐视智能化版图和乐视车联;将娱乐、影视等资源整合,将其放进车联系统。一切理念都与现在的新势力造车“趋势”不谋而合,这些概念的提出都是远在五年之前。

每当参加新势力发布会,“生态系统”这一词汇总是频繁出现,电动出行相较传统燃油车出行,更为强调与其配套的服务体系,亦为“生态”。身处几年前的贾跃亭,就已在考虑打造乐视汽车的全产业链的生态系统。

所以你可以嘲笑贾跃亭的惨败,但不要嘲笑他的战略眼光。但是造车是更为残酷的,需要的不仅仅是清晰准确的战略与远见,后期的融资能力、营销能力、产品落地能力、团队管理能力同样缺一不可。

至于贾跃亭,“拥有前者,缺少后者”,具备一块长板,但剩余短板无法补齐,才是他失败的根本原因。

“还债”延续的造车梦

“我之所以放弃一切,只为把FF做成,尽快彻底偿还还余下的担保债务,实现变革汽车产业的梦想。”

9月3日晚,法拉第未来发布官方消息:创始人贾跃亭正式辞任FF全球CEO一职,拜腾汽车前CEO毕福康接任FF新任CEO。并透露,自乐视危机爆发至今,三年多的时间里,贾跃亭一直在通过努力解决“债务问题”。

据FF介绍,贾跃亭之前已通过资产处置等多种方式偿还了30亿美元的债务。并且已成立个人信托基金,以此作为国内债务偿还基金,此基金的资金来源为自己在FF的股权融资,但这一切都建立在FF能扭转困局甚至成功上市的前提下。

即使仍未还清所有债务,此刻的贾跃亭也足够令人吃惊。之前一直被社会舆论冠以“老赖、骗子”之说的他,或许可以就此翻身,“还债”延续的造车梦也许可以实现。

“最终决定加入FF主要是出于三方面的原因:一是贾跃亭先生,二是FF行业领先的产品和技术,最后则是全球合伙人制度。”也许是贾跃亭的诚意打动了毕福康的加盟,对于身处困境的FF来说,中坚力量的到来颇有雪中送炭之意。

现实真就如此美好?贾跃亭的辞职只是从台前走到幕后,对于FF的决策还是依旧存在。前拜腾董事长兼CEO毕福康虽拥有20年的电动汽车行业经历,但他入职后面对的是经历各种资产变卖、负面缠身、技术团队流失的FF,困难可想而知。

但不得不承认,单论产品本身“FF91”是一款亮眼的车型,只是它身上被赋予了太多的舆论压力。现在的“FF91”已经沦为后来者,至于能否后来者居上,这是留给毕福康与贾跃亭的考题。除了产品外,摆在毕福康面前更重要的问题,还是推动FF的融资进程。

此刻唯一值得庆幸的是,至少FF的未来不仅仅掌握在贾跃亭的手中,并无“雄才”的短板还可以靠他人弥补。

“眼看他起高楼,眼看他宴宾客,眼看他楼塌了”,是对贾跃亭经历的最好描述。

“还债”与“造车梦”如何取舍?对于此刻的贾跃亭先顾及前者才是正解。毕竟此前的他已辜负了众多期待,请不要让刚刚开始有所转变的既定印象进一步恶化。至于后续如何实现“梦想”?还是先从“还债”做起。

三居室工业风装修

餐厅三居室115m2装修效果图

卫生间二居室88m2装修效果图

郑州三居室日式装修案例